当前位置:灵雨国学汇馆 >> 国学经典 >> 浏览文章

晏子故事系列

 日期:2014年10月16日 来源:本站原创 浏览:
摘要:            晏婴(公元前578年-公元前500年),字仲,谥平,习惯上多称平仲,又称晏子,夷维人(今山东高密)。春秋后期一位重要的政治家、思想家、外交家。晏婴是齐国上大夫晏弱之子。以生活节俭,谦恭下士著称。据说晏婴身

      点击浏览下一页
     晏婴(公元前578年-公元前500年),字仲,谥平,习惯上多称平仲,又称晏子,夷维人(今山东高密)。春秋后期一位重要的政治家、思想家、外交家。晏婴是齐国上大夫晏弱之子。以生活节俭,谦恭下士著称。据说晏婴身材不高,其貌不扬。齐灵公二十六年(前556年)晏弱病死,晏婴继任为上大夫。

  晏(yàn)婴历任齐灵公、齐庄公、齐景公三朝,辅政长达50余年。周敬王二十年(公元前500年),晏婴病逝。孔丘(孔子)曾赞曰:“救民百姓而不夸,行补三君而不有,晏子果君子也!”现存晏婴墓在山东淄博齐都镇永顺村东南约350米。

  晏婴头脑机灵,能言善辩。内辅国政,屡谏齐君。对外他既富有灵活性,又坚持原则性,出使不受辱,捍卫了齐国的国格和国威。司马迁非常推崇晏婴,将其比为管仲。

  晏婴是齐国上大夫晏弱之子。以生活节俭,谦恭下士著称。

齐景公欲诛养马之人

  春秋时期,齐国的国君齐景公有一匹心爱的马,交给养马的官吏看养,并且嘱咐要好好照料马儿。谁想有一天,马突然得了暴病死了,连养马人都不知是何缘故。

  齐景公得知后,十分伤心,同时也很生气,一定要派人将养马者肢解处死。

  晏子此时侍立于旁,众臣们见君王暴怒,也不知说何是好。听齐景公一声令下后,左右的侍卫便要进前去抓养马者。晏子见了,马上站了出来,示意侍卫暂且住手,自己便向齐景公请问道:“君上,肢解人也须有个方法步骤,但不知古圣尧舜肢解人,是先从哪儿下手的啊?”

  正当恼怒的景公一听,大吃一惊,想尧舜是一代圣王,爱民如子,哪会肢解人?自己如今这样做,怕与圣贤背道而驰,反与桀纣为伍了。内心有所惭愧,便顺口说道:“从寡人开始。”侍卫们一听,于是退下。

  虽收回肢解之令,可景公余怒未消,下令说:“免去肢解,将他交付牢狱,处以死刑吧。”

  晏子听了,并没有再阻止,只是向景公作礼问道:“君王,此人真是罪大莫及,只可惜他还不知道为什么要被处死,恐怕会死不瞑目。不如让微臣替君王将他的罪状一一说明,也叫他知道自己所犯之罪,然后再交狱执行,好让他死得甘心,您觉得可以吗?”

  齐景公一听,觉得晏子的话也不错,便答应了。

  晏子于是上前,当着众臣之面,开始数说起养马的人来:“你知不知道,你犯有三条大罪:第一条,君王让你养马,结果不小心,马暴毙死了,等于你杀了马,应当判你死刑;第二条,死的马是君王最爱的马,应当判处死刑;第三条,君王因为一匹马就杀人,让全国的百姓听说此事,必定会因此埋怨我君爱马胜于爱人;诸侯如果听说此事,必定会轻视我们的国家。但是追究原因,只是由于你把君王的马养死了,最后竟让百姓生怨,兵力削弱于邻国,更应当判处死刑。现在,交付狱吏,执行死刑吧!”

  齐景公在座上听后,不禁惊出一身冷汗,条条都不足判养马者死刑,并由此也见到自己的过错,不由喟然长叹,对晏子说道:“先生您就开释他吧,开释他吧!无论如何,也不能因此伤了我的仁德啊!”


家有老妻

  晏子是一个德才兼备之人,在齐国辅佐了三代君王,他虽身居高位,俸禄丰厚,自己却朴素节俭,将多余的财物用来帮助亲族,对百姓体恤有加,而他对自己妻子的道义情谊,同样令人称赞不已。

  齐景公当政时期,晏子以自己的智慧德行,帮助景公治理朝政,深受景公器重。景公正好有一个心爱的女儿,年轻美貌,便想将女儿嫁给晏子。

  一天,齐景公到晏子家中作客,喝到尽兴的时候,景公正巧看到晏子的妻子,便向晏子问道:“刚才那位是先生的妻子吗?”

  晏子答道:“是的。”

  景公笑着说:“嘻,又老又丑啊!寡人有个女儿,年轻貌美,不如嫁给先生吧。”

  晏子听后,恭谨地站起来,离开坐席,向景公作礼道:“回君上,如今臣下的妻子虽然又老又丑,但臣下与她共同生活在一起已经很久了,自然也见过她年轻美好的时候。而且为人妻的,本以少壮托附一生至年老,美貌托身到衰丑。妻子在年轻姣好的时候,将终身托付给我,我纳聘迎娶接纳了,跟臣一起这么多年,君王虽然现有荣赐,可晏婴岂能违背她年轻时对臣的托付呢?”

  于是,晏子再拜了两拜,委婉辞谢了景公,景公见晏婴如此重视夫妻之义,便也不再提及此事。

  有一次,田無宇到晏子家中,见晏子一人在内室,有一位妇人从屋内走了出来,头发斑白,穿着黑色的粗布衣服,十分俭朴。田無宇假装不知道,故意用讥讽的语气对着晏子说道:“刚才那个从室内出来的人是谁啊?”

  晏子礼貌地答道:“是我家妻子。”

  田無宇看着晏子说:“贵为中卿的地位,食邑田税所入一年可达七十万,为何还要用老妻啊?”

  晏子于是说:“晏婴听说,休掉年老的妻子称为乱;纳娶年少的美妾称为淫;见色忘义,处富贵就背弃伦常称为逆道。晏婴怎么可以有淫乱的行为,不顾伦理,逆反古人之道呢?”

晏子治东阿

  晏子名婴,莱(山东)之夷维人,为齐国桓子弱之子,以邑为姓。晏子不仅德行出众,而且智慧过人,但从不追名逐利,也不攀求贵族强权。

  在辅佐齐景公时期,有一次,景公派遣晏子管理东阿这个地方,晏子于是受命前往。

  不曾想,晏子到东阿治理三年后,竟名声败坏,国人皆知。

  消息传到景公耳中时,景公非常不高兴,召请晏子回来,当面训责他说:“寡人以为以先生的才能,治理东阿不在话下,故此派先生前往治理,可如今东阿却乱得不像样,您回去好好反省一番,寡人要大大地责罚先生!”

  因此,景公还要罢免晏子的职务。

  晏子见景公大为不悦,也未做任何解释,只是作礼谢罪道:“晏婴知道自己的过错了,请再给臣一个治理东阿的机会,三年之后,声誉必致全国,若仍不能治好,臣情愿受死。”

  齐景公听了晏子的话,内心也有所不忍,便再次派他治理东阿。

  经过了三年,果然,晏子的好名声响于全国。当晏子前来献上赋税簿时,齐景公非常欢喜,亲自迎接晏子。

  晏子拜见景公后,景公坐下,向晏子致贺并赞赏他说:“先生您将东阿治理得真好啊!”欲奖赏晏子的政绩,然而,晏子却婉然谢绝,不肯接受。

  齐景公奇怪,问他为何不接受赏赐,晏子这才向景公作礼说道:

  “以往三年,晏婴在治理东阿时,开辟交通,修筑道路,严密地方行政,防遏盗贼,故使淫邪放逸之人厌恶;尚勤尚俭,奖励勤俭孝弟,处罚偷盗懒惰,于是懒惰成性之人厌恶;判决讼案,不避贵族强权,故强权贵族厌恶;左右之人及近侍者有所请求,合法就答应,违法就拒绝,故左右近侍不悦;事奉贵人时谨守礼节,不越礼犯分,因此也使贵人不悦。

  “如此,淫邪放逸之人,懒惰成性之人,强权贵族此三类人,对晏婴不满,毁坏臣的名声在外;而左右近侍与贵人又在君王朝内败坏臣的声誉,故三年来臣弄得恶名昭彰,国人皆知,传至国君。

  “现今,臣改变了以往的做法,小心地处理。不修道路,延缓建设;不奖励勤俭孝弟,也不处罚偷盗奸邪;判决讼案,尊重权贵意见。因此,淫邪、懒惰、贵强等人喜悦了,对臣赞誉在外;左右近侍有所请求,一律答应,前来贿赂也不拒绝;加重赋税却少纳仓库,媚事君王左右,阿谀权贵。如此,左右与贵人们也欢喜了,在君王朝内称颂臣,善名美誉便传于内外。

  “可往昔,晏婴治理东阿时秉公守礼,救济贫民,百姓无一受冻挨饿;而今臣之所为,却使民无积贮,百姓过半食不果腹。原本应受奖赏的做法,君王却恼怒,欲加严惩;现今应被杀头的作为,您却亲自相迎,向臣道贺。臣实愚昧不明,不能再治东阿,愿乞骸骨回归故里,让位于贤者,怎敢再接受君王的赏赐啊!”

  于是,晏子向齐景公郑重地拜了两拜,准备离去。

  齐景公听后颇为震惊,见晏子要走,连忙起身说:“先生您就勉力再治理东阿吧!东阿是先生的东阿,寡人将不再干预了。”

  由此,齐景公知道了晏子的贤德,于是重用他来辅佐国家大政,三年后而齐国大兴。

晏子出使楚国

  晏子不仅德行出众,而且头脑机敏,能言善辩。有一次,晏子奉命出使楚国,楚王听说后,对左右人说:“晏婴,是齐国最能言善道之人,现在他要来,寡人欲羞辱他一番,该如何做呢?”

  于是,左右之人献计种种。

  待到晏子如期出使楚国,至城门口时,楚人想要嘲笑他身材矮小,因此故意不开正门,而是在正门旁开了个小门来迎接他。

  在古时,家居院落等会在正门旁的墙根开个小门或留一小洞,方便狗儿出入。

  晏子见此,并没有从小门进入,而是对着迎接的官员说道:“只有出使狗国者,才从狗门而入;而今晏婴出使楚国,不当由此门而入。”

  迎宾官员一听,脸色发红,却无言以对,只得打开城门,请晏子从大门堂堂正正进入。

  晏子觐见楚王后,楚王为之设宴赐酒。坐定后,楚王故意问晏子:“难道齐国没有人了吗?怎么派你当使者呢?”

  晏子作礼答道:“齐国的临淄城有七千五百户,人人张袖可成阴,挥汗可成雨,行人来往川流不息,站立时必须并肩接踵,怎么会没有人呢?”

  楚王仍问:“那为什么要派你出使呢?”

  晏子答道:“齐国派遣使者,各有所出使的对象,贤者出使于贤君,不贤者出使于不贤之君。晏婴最为不肖,故最适合出使楚国。”

  楚王本想借此羞辱晏子,此时被晏子一说反倒哑口无言,于是笑着赐晏子酒。

  待饮酒尽兴时,恰好有二小臣绑一人从殿前经过,经过楚王面前,楚王问道:“绑住的人怎么了?所犯何罪?”

  臣子答道:“是齐国人,所犯是盗窃之罪。”

  楚王又看着晏子,说道:“难道齐人生性喜欢偷窃的吗?”

  晏子离席而起,回答楚王:“晏婴听说,橘子生在淮南为橘,其味甜美,若生长在淮北就变成枳,酸小涩苦,其叶虽似,但果实味道却不相同。为何会如此呢?实是水土不同的缘故啊。如今人民生活在齐国不偷窃,来到楚国却偷窃,这难道是楚国的水土使他发生了变化吗?”

  楚王见无论如何都羞辱不到晏子,反让自己感到羞愧,于是笑着说道:“圣人真是不可加以戏弄的啊,寡人欲让您受辱,反而自取其辱了。


晏子劝景公罢酒

  齐景公喜好饮酒,有一回兴致很高,竟喝得酩酊大醉,过了三天才清醒下床。

  晏子晋见景公时,问候道:“君王饮酒过量,身体不适吗?”

  景公回答:“是的。”

  晏子因而劝谏说:“古时饮酒,只要能达到宾主互通友好,聊以联络感情就够了。因此,男的不群聚宴饮以妨害农事,女的不群聚燕乐以妨害女功。若男女聚会宴饮,也是遵守着往来之间酒不过五巡的礼节,若有超过,就会受到责罚。

  “君王能身体力行,对外则无积压不办的公事,对内也无昏愦败德的行为。可如今君王一日饮酒,而三日沉睡,国家政事废驰于外,左右近臣败坏于内。平常那些作奸犯科,以畏惧刑罚而自我约束的人,等于帮助他们去为非作歹;而以赏誉相劝,洁身自爱的人,反而缺乏了积极为善的动力。

  “在上如离德悖行,为民便不重视赏罚。德行既不足观,赏罚又失去作用,事如至此,就丧失了所以立国的原则了。但愿我君能节制不良嗜好,身服礼义,以德化民才是啊!”

  听了晏子的劝说,景公也知道饮酒应适度。可后来,景公因为贪杯,饮酒七日七夜不止。臣子弘章见景公沉于酒乐,不务国事,不免心急如焚,于是到景公前直言相谏道:“君王饮酒已七日七夜,愿君上能立即罢酒,不然,请赐章一死!”

  听到如此强烈的劝谏,景公不免心中不悦,只是未立即发作。

  晏子很适时地入见景公,景公便对晏子说:“弘章劝我说‘愿君王能立即罢酒,不然,请赐章一死!’如果寡人听了他的话,就等于受制于臣子了;然不听他劝而赐他一死,又于心不忍。”

  晏子听了景公的话,便说道:“幸亏弘章遇到了像您这样的国君,假使遇到的是夏桀、殷纣,说不定弘章早就活不成了。”

  景公一听此话,便知自己一言一行都将影响深远,一不小心恐怕名声败坏,也与桀纣同伍了,于是心领神会,不但不加罪于弘章,也罢酒不饮了。

景公掏雀

  齐景公有一次兴起,去掏麻雀窝,可是掏出来后,却发现麻雀太小了,于是又将它放回窝里。晏子恰好听到此事,便未按通常朝会的时间,先行入见景公。

  景公因为掏出麻雀又放回去,穿着长袍来回折腾后,不禁汗流浃背,衣冠也因此不整,突然一回头,看到晏子来,不免吓了一跳。

  晏子向景公作礼问道:“不知君上在做什么,以至如此呢?”

  景公看看晏子,说:“寡人刚才在掏麻雀,因雀儿太小,故又将它放回原处。”

  晏子听后,略退了几步,向北面拜了两拜,向景公致贺道:“我君有圣王之道啊!”

  景公听了,不禁一惊,奇怪地问:“寡人掏麻雀,因为看到雀儿太小,所以将它放回原处,这与先生您说的圣王之道有什么关系呢?”

  晏子于是回答说:“君王掏雀,但因雀儿太小,便将它放回原处,这是慈爱幼小的表现。君王这仁爱的存心,都能施于禽兽,那更何况是人呢?这仁爱就是圣王之道啊!”

 

声名归君

  在晏子出使鲁国期间,齐景公在全国征集了一些人,开始起造大台之馆,以供游玩、休息之用。到了年底,天气已经变得很寒冷了,工程却仍在进行,因此而受冻挨饿的大有人在。大家不免都有抱怨,国君不能体恤百姓,也一致盼望着晏子能早点儿回国,以解救他们的困苦。

  晏子回到齐国后,听闻了景公大造台馆,使百姓很多挨冻受饿的事,但并未对此有什么表示。当晏子前往复命时,景公特意设宴慰劳他,随后,景公请晏子入坐,两人饮酒畅谈,非常愉快。

  待酒酣尽兴时,晏子起身对景公请求道:“君王若要赏赐微臣,臣请高歌一曲。”接着,晏子便唱了起来:“百姓们唱道:冷水淋湿了我的衣襟,寒彻骨髓,该怎么办呢?朝廷侈靡,民生凋敝,不容我生存,该怎么办呢?”歌声悲泣,不免使人心酸。唱完后,晏子自己喟然长叹,流下眼泪。

  景公看到晏子如此,马上离席而起,走到他身旁,劝他说:“先生为何这般呢?莫非是因为大台的工程吗?寡人叫他们停工就是了。”晏子听到景公这么说,便起身向景公再三礼拜致谢。

  之后,晏子辞别景公,并没有马上回家,却闷声不响直接走到大台工地。到了工地,晏子竟二话不说,拿起藤条就打起那些工作不努力的人,一边打,一边还念叨着:“我们这些升斗小民,都有自己的房屋以避燥热潮湿,现在,国君叫大家合力造一座大台之馆,还不能迅速完成,以后还能做什么事呢?”

  如此一来,所有的人都认为,晏子伤天害理,帮助君王虐待百姓,因此都说:“晏子助天为虐!”

  等晏子回去,还没到家门口,景公就发出命令,叫迅速停工,于是整个工地的人欢喜非常,有车的驾车,没车的就赶快走,一下子都一哄而散了。

  当孔子听闻此事后,不禁喟然感叹说:“古之善为人臣子的,声名归之君王,祸灾归于己身,在朝廷上就帮助君主去其不善,在外则高歌君王的德义。因此,虽然事奉的是无能的君主,却可以使周边各国朝拜顺服,而他自己仍虚怀若谷,不夸耀是自己的功劳,时居今日,能当此无愧的,恐怕就是齐国的晏子吧!”

 

景公怜饥者

  一天,齐景公与一些大臣、官员到寿宫去游玩,无意间,景公看到一位老者,面黄肌瘦,背着一大捆木柴,像是饿了很久似的样子,显得疲惫不堪。

  景公看了,心里很难过,觉得他非常可怜,于是长长叹了一口气,交待相关官吏给予这位老者收养、照顾,免得他再劳累受饿。

  晏子在一旁,见到景公怜悯老者,便上前称赞说:“臣听说,喜好贤良的人而怜悯不幸的人,是执掌国家的根本,如今君王能怜爱老者,将恩惠广施百姓,此乃治国之本啊!”

  齐景公听了晏子的称赞,心里非常高兴,不觉露出了喜悦的笑容。晏子见了,便进一步说道:“圣明之君遇到贤良就喜好贤良,遇到不幸就怜悯不幸,看到有一人受苦,便会想到其他人。如今,臣请求君王下令,凡国内年老、幼弱等无助者,还有像鳏夫、寡妇没有家室的,派各地官员调查清楚,然后给予他们妥善的安排与照顾,以此来广施君王的恩惠。”

  景公听了晏子的建议,更加欢喜,马上答应下来,说:“这样真是太好了,就照先生您说的去办吧!”

  于是,在晏子的劝谏下,齐国内年老幼弱的人有了扶养与照料,鳏夫寡妇也重新有了家室,人民生活更加安定,一片和乐,大家因此都很感恩君王的恩德。

熒惑变位

  在齐景公当政之时,有一次,火星入居二十八星宿中虚宿的位置,并且整年都不移动。景公对此异相感到惊异不安,于是特地召来晏子问道:“寡人听说,人行善受天赏赐,行不善受天惩罚。现今火星居于虚宿,是灾祸之相,谁当承当此责任呢?”

  晏子直接回答说:“齐国应该承当。”

  齐景公听了便很不高兴,问道:“而今天下的大国,如晋、秦、齐、楚、吴等有十二个,都号称诸侯,为什么偏偏是齐国应该承当?”

  晏子解释道:“虚宿,属于齐国的分野。况且天降灾殃的对象,本是针对那些恃强为恶的国家,遇到善事不能勇为,推行政令反复无常,贤人疏远,谗人反昌,百姓怨声载道却充耳不闻,还暗自求神祈福,碌碌无为又常掩过饰非,已经走向了灭亡的道路,不知顾影感伤反得意忘形。因此天上的二十八星宿,也乱了次序,彗星出现,熒惑应变,回返虚位,现不祥之兆,国有贤人却不加以重用,再这样下去,怎么可能不灭亡呢?”

  景公听后不禁情急起来,问说:“这些不祥之兆,可以消除吗?”

  晏子回答:“如果能实行消除的办法,就可以消除,不能实行消除的办法就没法消除。”

  景公急切地追问:“先生您看寡人应该怎样做呢?”

  晏子答说:“何不先释放狱中冤屈的囚犯,使他们回家安心种田;散发文武百官的钱财,以施苦难人民;尽力救助那孤儿寡母和年迈体衰、无依无靠的人,尊敬老者。若能如此用心,百恶可消,何况这一个灾祸之相呢?”

  齐景公听了这番话,不由振作精神,说:“好!”于是,这样实施了有三个月,火星果真离开了虚宿的位置,转移走了。

金玉之履

  有一年冬天,齐景公做了一双鞋,这双鞋很特别,是拿黄金做鞋带,白银做装饰,珍珠做连贯,美玉做鞋头,长有一尺。齐景公很喜欢它,便在冰天雪地的严冬里穿上去处理朝政。

  在晏子前来朝见时,齐景公站起来想要去迎接他,但鞋子太重了,景公仅能把脚提起来,要想移动很困难。

  齐景公于是开口问晏子说:“天冷吗?”

  晏子看到景公的鞋子,回答道:“君王何以要问天气寒冷呢?古时圣人裁制衣服,冬天的衣服轻柔而温暖,夏天的衣服轻松而凉爽。如今君王用这黄金美玉做双鞋子,又在冰天雪地的寒冬里穿着,不但重还不暖和。鞋子太重,使脚的负担过重,不能行走,如此不适合穿用,便失去鞋子产生的本意了。这样来看,鲁国这位制鞋的工匠,不知寒暑季节的变化,不知轻重的份量,妨害这常理常性,是他的第一条罪状;裁制穿饰不守常规,使君王穿上这样怪异的鞋履,为天下诸侯所嗤笑,这是他的第二条罪状;动用大量的财物,却不能作对国家有益的事,不爱惜百姓劳力财力,积怨于百姓,这是他犯的第三条罪状。臣请君王能依法拘捕,并且派官吏审判他。”

  齐景公听了,心有不舍,马上为工匠说情道:“这位鲁国的工匠,制作这双鞋很费力,也很辛苦,就释放他好了。”晏子听了,说:“不可。臣听说,辛苦去从善之人应给予重赏,可劳苦身心去为非作歹之人,应治以重罚。”

  景公听了,默然不做声,如此,晏子在退朝后,立刻指派官员拘捕这位鲁国的工匠,叫人押解出境,命他今后永远不得再入齐国境内。

  之后,景公也脱去这双金玉所做的鞋子,不再穿它了。


景公夜访臣共饮

  齐景公有一次饮酒,时已入夜,却想到晏子家,找晏子一起共饮,于是就带上侍从,前往晏子家。

  侍从中有先行的人,先到了晏子家门口,便敲门通报说:“国君驾到!”守门人听闻,立即报告了晏子,晏子知道后马上穿上黑色礼服,迎接君王于门外,向景公作礼问道:“诸侯莫非有什么变故吗?国家莫非发生什么事故吗?君王何以乘夜屈驾光临啊?”

  景公听了有些不好意思,说:“美酒的滋味,金石的乐声,愿与先生同享啊!”晏子听后,得知并无大事,回答道:“置席设酒,服侍君王,已有人了,微臣不敢奉陪啊!”

  听到晏子的委婉辞谢,齐景公也不勉强,但依然不想回宫休息,便说:“转去司马穰宜的家吧。”因此,一行人离开了晏子的府第,向司马穰宜家走去。

  先行的人到了司马穰宜家门口,又叩着门通报说:“国君驾到!”

  司马穰宜闻说景公亲自驾临,看看时已入夜,不知发生何事,立即披上铠甲,戴上头盔,持上战戟,迎立于门外,向景公作礼问道:“诸侯莫非有了战事吗?大臣莫非有人叛变吗?君王何以乘夜至此,屈驾光临呢?”

  齐景公听了,仍然笑着说:“美酒的滋味,金石的乐声,愿同先生共享啊!”司马穰宜听后,心上的石头落了地,却也跟晏子一样回答道:“置席设酒,服侍君王,已有人了,微臣不敢奉陪啊!”

  齐景公听了,有些扫兴,但也知道两位大臣的品行,只是仍不想回宫,说:“再去梁丘据家吧。”于是,一行人又前往梁丘据家,先行人一到,就叩门说:“国君驾到!”

  此时,梁丘据听闻国君来了,便左手拿起瑟,右手提着竽,一面走,一面唱着歌,出迎于门外。景公看了很高兴,说道:“太令人高兴啦!今晚我可以喝个痛快了。没有他们两位先生,何以治理我的国家;没有这样一位侍臣,又何以欢娱我的身心呢?”

  当世的君子听闻此事后说:“圣贤之君,所交皆属益友,绝无苟且玩乐之臣,而景公不能及,故益友与倖臣并用,最后仅得不亡而已。

晏子辞景公之赐

  一次,晏子正在家里吃饭,景公派遣的一位使者正好前来,晏子见他还未吃饭,便将自己的饭食分给使者吃,结果,使者没吃饱,晏子也没吃饱。

  使者见晏子身为齐国的重臣,竟然连接待宾客的饭食都没有,分了食物给自己,彼此都未能吃饱,感到很惊讶,于是回去后,便将此事报告给景公。齐景公听闻后,也颇感讶异,感慨地说:“唉!晏子如此贫穷,寡人竟然不知道,这真是寡人的过错啊!”

  于是,景公特地派了官吏,拿了千金与市租要赐给晏子,以此来接待宾客。然而,晏子却推辞不肯接收。景公再三要送给晏子,晏子才很郑重地向景公拜了两拜,辞谢说:“臣家里并不穷。臣将君王的恩赐被及父、母、妻三族,又延及交往的志士,救济了许多百姓,君王的赏赐实在是太厚重了!臣家里并不贫穷啊。臣听说,从君王那里厚取,又厚施于百姓,以君之惠,争君之民,是代君治民,忠臣不如此做;从君王那里厚取,却不肯施于民,这是私藏己用,仁者不如此做;进取于君,退又不能济士,身亡后将财产留给他人,如同家臣为主子藏财,不能将财有所利用,智者不如此做。而一个人只要有十稯布、一豆食的量,就足以免于饥寒了。”

  景公听了,仍然希望晏子接受,于是又对晏子说:“昔日先王桓公,把书社五百赐给管仲,管仲并不推辞,也接受了下来,先生您又何必拒绝呢?”

  晏子回答道:“臣听说:圣人千虑,必有一失;愚人千虑,必有一得,臣想,或许管仲当初之失就是臣今日之一得吧?”因此再拜而不敢接受。

  又有一次,在午餐时,梁丘据到晏子家,见他家吃的是粗茶淡饭,很简单的素菜,肉类很少,于是就告诉了景公。第二天,景公便要将都昌封给晏子,晏子拒而不受,说:“富贵而不骄者,臣未曾听说。贫穷而能无怨,臣是也。臣所以能处贫困而无怨恨,因为以贫为师,故可安于贫困,心无外染。今君王封臣都昌,等于是改变臣之师,轻师重封,将使自己被外物所惑,丧己于物,所以臣不敢接受啊!”

上一篇:身稳如狮——王者风范
下一篇:国学经典之——三字经

公司新闻

More

联系我们

电话: (025) 6603 7861 (025) 8337 6216
手机: 139 0516 7376
传真: (025) 8337 6216
邮箱: 664072775@qq.com
QQ: 664072775 邮编: 210000
地址: 南京市白下区石鼓路42号建华大厦2305室(大洋百货后)